瀕絕物種日增 6本土種待保育

科學報導

中國時報 B4/科學周報 2009/1/4

許俊偉/專題報導

貓熊「團團」與「圓圓」,去年耶誕節前入住台北市立木柵動物園,卡哇伊的模樣掀起全台貓熊熱潮。但貓熊的可愛身影代表的不僅是中國獨有生物,也是瀕臨絕種動物。在驚嘆和疼惜超Q貓熊之餘,我們還能為瀕臨絕種生物做什麼?

不只是大陸的貓熊,木柵園方打算回贈對岸的台灣特有亞種梅花鹿,已在1969年就絕跡島內山林,僅剩人工圈養。想看身軀有著美麗白色梅花斑點的梅花鹿,如今僅能在動物園和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看到,消失的野生梅花鹿因而早就不在農委會的保育類野生動物名錄裡。

台灣雲豹 恐怕早已經滅絕

鼎鼎有名的台灣雲豹雖列名瀕絕野生動物,但山林中也多年未見蹤跡,不僅野外族群量不明,部分學界人士甚至認為台灣雲豹可能已經滅絕,木柵動物園裡展示的雲豹也非台灣本土特有種,而是非法走私的沒入外來種。

其實不只台灣雲豹,全球僅分布在東南亞一帶的大型貓科雲豹,在各國幾乎全都瀕絕。

農委會林務局保育組長管立豪說,多年來偶而傳出有人宣稱在山區目擊雲豹,但研究人員深入山區長期調查始終查無所獲。最近的大規模調查是屏東科技大學的雲豹調查小組,深入台東大武山區探詢雲豹蹤跡,亦無所獲,而且是8、9年前的往事,近年已乏人調查。

棲地遭毀 櫻花鉤吻鮭量稀

同樣瀕絕的還有國寶魚櫻花鉤吻鮭,僅分布在武陵地區的七家灣溪及高山溪。負責復育的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人員說,櫻花鉤吻鮭面臨颱風帶來的洪水威脅,加上人類在溪流兩岸的農業行為、攔砂壩阻隔和森林砍伐等因素,都使其棲地面臨很大轉變,以致族群量稀少。

這些消失中的瀕絕動物亟待保育,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正對櫻花鉤吻鮭的域外放流復育進行評估,目前已發現自然環境與七家灣溪極類似、甚至更優越的南投縣信義鄉卡社溪,很可能成為櫻花鉤吻鮭的移地復育首選。

食草不足 珠光鳳蝶列瀕絕

特生中心也致力復育蘭嶼島上的珠光鳳蝶。中心研究員表示,珠光鳳蝶因生育地被開發,幼蟲食草不足,族群數量因而銳減,被列進瀕絕動物名錄中,但經該中心食草培育與推廣,目前復育狀況穩定。

特生中心著名的復育例子還包括也是明星級瀕絕物種的台灣黑熊,民國94年中心圈養的台灣黑熊「黑妞」還生下雙胞胎姊妹「Happy」和「Bingo」。

管立豪指出,物種消失可能是棲地遭破壞或過量捕捉採集,當然也可能是未曾被野外調查發現而被解讀消失。但真正衝擊物種生存的還是人類捕捉和棲地開發,而地球大環境改變如溫度升高,也毫不留情地殲滅物種的生存空間。

過度採食 蘭嶼椰子蟹消失

他說,過去像隨處可見的蘭嶼椰子蟹就因人為的過度採集食用,如今根本幾乎看不到了;又如屏東沿海溼地的紅樹林,因為被大量砍除、改種具經濟價值的瓊麻,同樣也看不到了。

「團團」、「圓圓」打鬧模樣逗趣可愛,但別忘了,牠和台灣黑熊及櫻花鉤吻鮭一樣都是瀕絕動物,全都需要被保育與重視。如何讓牠們可以在大自然中存活,是人類需要深思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