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雄莫辨?京奧首設性別鑑定

中國時報 B4/科學周報 2008/08/31

【彭志平/北京報導】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花木蘭昔日代父從軍,巾幗不讓鬚眉;但是,現在奧運史上,卻不乏男扮女裝奪取獎牌的案例。北京奧運專門設置了利用荷爾蒙檢測的「性別鑑定實驗室」,讓想要「變男變女變變變」的昂藏五尺之軀踢到鐵板;這也是現在奧運史上,首度設立性別鑑定實驗室。
1932年洛杉磯奧運,波蘭「女」選手瓦洛斯維奇打破女子百米短跑 世界紀錄。1980年,婚後移居美國的瓦洛斯維奇被劫殺,驗屍結果顯示,瓦洛斯維奇竟擁有完整的男性外生殖器及含混的染色體。
女染色體有問題 無法分辨性別
類似男欺女案例的爭議,在現代奧運史上不斷出現,國際奧會從1 968年墨西哥奧運會起,開始對女運動員進行性別檢測。但在雪梨奧運會前夕,這一檢測制度遭到廢除,理由是並非所有的女性都有標準的女性染色體。
北京奧運則是現代奧運史上,首度成立「性別鑑定實驗室」;此一實驗室,設在協和醫院,正式的用途是「生殖中心」。
對於一般人來說,是男是女這種簡單的問題,但在實驗室成員之一的田秦杰的眼中,卻顯得十分複雜。他說,鑑定性別是指男女運動員激素(即荷爾蒙)的標準而言,並不是狹義的男女外表、體型之分。
雄激素分泌多寡 影響運動表現
奧運絕大多數比賽中,男運動員無論在力量、速度、耐力、爆發力等方面都較女運動員高出一籌。田秦杰說,鑑定性別主要基於男女運動員運動能力的明顯差異而言,這種差異的出現主要是男女激素分泌不同,所引起的肌肉含量和分布不同造成的;其中雄激素分泌與運動能力有著密切的關係,在導致男女運動能力差異方面起了關鍵作用。
結合臨床基因 做最終判定
田秦杰指出,北京奧運會徹底拋棄運動員到底是男還是女的問題,而專注於對發育異常的綜合診斷。比如一名運動員性染色體表現為女性(xx),但因為她體內的雄激素高於正常標準,在力量、速度、耐力、爆發力等方面就都會占有優勢,為了維護比賽的公平性,其參賽資格也將被質疑。
在性別鑑定實驗室,除了關注雄性激素異常鑑定外,還會結合臨床、染色體和基因等檢測方法進行判定,最終出具鑑定報告,整個過程需要7天時間。
鑑定方法是,先透過臨床觀察運動員喉結等外觀特徵,判斷性別,然後用漱口水把運動員口腔裡脫落的細胞收集起來,提取DNA進行分析;同時,還要抽取運動員的血液檢測性激素、染色體異常,7天後,性別鑑定結果就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