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說新語之二十:對立詞大有學問

2008/10/07 – 上午 11:47

劉源俊

  日常語言裡常用的「東西」、「大小」、「多少」、「買賣」、「天地」、「睡覺」、「是非」、「黑白講」,以及自古寫文章常用的「光陰」、「良窳」、「抑揚」、「聚散」、「盈虧」、「行列」這些詞,是由兩個反義字組成的,在修辭學裡稱之為「對立詞」。這是中文詞語的特色,與中華文化裡強調陰陽調和、正反相成的哲思有關。

  現代中國人在翻譯西方現代名詞時,有許多利用對立詞的佳作,比原名要達意得多,應該加以表揚。例如:switch譯為「開關」,engine譯為「引擎」,distribution center譯為「集散地」,elevator譯為「升降機」,clutch譯為「離合器」,elastic band譯為「鬆緊帶」,balance sheet譯為「損益表」,等等。還有一些新創的詞,如「收發室」。當然,英文原名也有對立詞的,例如true-or-false option questions譯為「是非題」,Lost and Found (「失物招領」)就未譯成對立詞。

  此外,在翻譯科學名詞時,也有許多高明的「創作」,例如cosmos譯為「宇宙」(出於《淮南子‧天文訓》『上下四方謂之宇,古往今來謂之宙。』),composition譯為「成分」(出於《莊子‧齊物論》『其分也,成也。』),perspiration譯為「呼吸」,tension譯為「緊張」,causality譯為「因果性」(出於佛經),information 譯為「消息」(出於《易‧豐卦》『天地盈虛,與時消息。』),fluctuation譯為「起伏」,determinant譯為「行列式」。

  上述「消息」需要特別說明。「消」是「消滅」之意,可解作「0」;「息」是「生長」之意(「利息」、「息肉」宜為例),可解作「1」。現代意義的information正是0與1的排列組合, information theory稱之為「0與1的學問」並不為過。所以將「消息」拿來作information的翻譯是很恰當的,比臺灣一般譯的「資訊」與大陸譯的「信息」要好得多──特別是,「信息」一詞誤解了「息」的本意。

  準上,在翻譯科學名詞時,宜也考慮適當選用對立詞。例如,error analysis裡的error譯為「誤差」就值得商榷──「誤差」一詞已預設「確值」的立場,常誤導初學者;宜譯為「出入」。統計力學裡的thermodynamic probability原名取錯了,自不宜直譯,可以考慮改為「宏微比」,藉表示它指在一多粒系統中,與某一宏觀態相容的微觀態的數目。量子場論裡的vacuum fluctuation若直譯為「真空起伏」或「空自起伏」,難以理解;究其真義,則「空自出沒」更傳神。至於observer-participant,宜直譯為「觀參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