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說新語之十六:自由!自由!多少謬誤假汝之名而行!

2008/10/07 – 上午 10:08

任慶運

  從清際以來,我國所謂引進西學往往假道日本,沿用不察的誤譯劣譯不知凡幾,亟須糾謬匡正,「自由」的濫用即是一例。

  英文 freely falling body 一詞,因為誤譯為「自由落體」,不僅其觀念本身不能了解,造成學習的障礙,更衍生出許多可笑的錯誤說法,例如有說『只有初速為零的落體才是自由落體,上拋、下拋、橫拋、乃至於斜拋都不是自由落體運動。』

  查《牛津英文字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free」一字的原義主要是「不受束縛、不受拘束」,是從反面說的。更進一步,從「free from」或「free of」推敲,了解是不受甚麼束縛、不受甚麼拘束,則 free 的正解思過半矣。依其本義「free」字應譯為「無」,不該籠統譯為「自由」。陸谷孫《英漢大字典》把「be free from」、「be free of」譯為「無 ~ 的」;例如機場裡的「免稅店」(duty-free shop),當然不能譯為「稅自由店」。所謂 freeway 不是沒有速限的「自由公路」,甚至不一定是高速公路,而是沒有交叉路口、沒有紅綠燈的公路。最簡單的解釋:freeway 的 free 是 free of intersections and traffic lights。

  John A. Wheeler 在A Journey into Gravity and Spacetime 一書中談到愛因斯坦頗為得志的「平生卓見」(the greatest idea of my life)時引述他的話:“In a gravitational field (of small spatial extension) things behave as they do in a space free of gravitation …” 又說Einstein found it difficult “to free [himself] from the idea that coordinates must have an immediate … meaning.” 此處 free of 與 free from 的用法就是以上說法的佐證或範例。
所謂 free fall 是指物體下落時不受重力以外其他的各種阻力,所以此處的 free 是free from all forces except gravity,因此 free fall 應譯為「無礙下落」。準此,freely falling body應譯為「無礙落體」。

  值得注意的是光緒二十六年(一九零零年)江南製造局刊印的《物理學》(日人飯盛挺造原著、藤田豐八翻譯、王季烈重編)就用過「無礙直墜」一詞。再仔細分析,free fall 並不涉及初速度,因此不限於「直墜」。不過以「無礙」對譯 free 則是正確的。至於「無礙」究竟是藤田豐八原譯,還是王季烈重編改正的,此王季烈是否即是別號螾廬的崑曲巨擘,目前皆不可考。但是查日本培風館《物理學辭典》,凡是 free 現在的日譯一律皆是「自由」。

  基礎的力學裡會講到 free body 的受力圖,free body 當然不是「自由體」;應用力學裡的 free end 也不應該理解為「自由端」。這兩個 free 的意義是 not joined to or in contact with something else,乃不受箝制之意,因此 free body 應譯為「分離體」,free end 應譯為「懸空端」。同理 free particle 是不受力的粒子,應譯為「無礙粒子」。

  把 free space 譯為「自由空間」則是雙重錯誤,因為 space 根本沒有實體,何來自由不自由。此處的 free 還是用 free from 來解譯,是「無」或「空」的意思,指沒有物質(matter)或物質源(source)。中文「宇」字即是 space 的翻譯,free space 譯為「空宇」,否則有 matter 或 material sources 的 space 豈不成了「不空的空間」。

  化學裡 free radical 的 free 也是「無」或者「未」的意思,至於是甚麼無、無甚麼,其解釋比較複雜。Linus Pauling 給 free radical 下的定義是:“an atom or group of atoms with one or more unshared electrons”。所以 free radical 是含有「無鍵結」或「未形成鍵結」電子的原子或原子團,換言之,是這種電子未配對無鍵結。所以 free radical 應譯為「未化合基」、「未鍵結基」、「游離基」;譯為「自由基」是完全無從理解其意義的。

  至於 Doppler-free spectroscopy 則比較棘手,此處的 Doppler 是 Doppler broadening(都卜勒增寬效應)的省略,英文已經語焉不詳,中譯不但不能譯為「都卜勒自由光譜學」,也不宜譯為「無都卜勒光譜學」,只好暫譯為「去都卜勒增寬光譜學」。

  如 free electron model 與 free charge,兩個 free 看似相似,其實意義不同,譯法宜有區別。第一種情形的 free electron 與 free particle 同屬一類,free 是指不受力,所以free electron model 應譯為「無礙電子模型」。

  電磁學裡的 free charge 常與 bound charge並舉,有些書不用 bound charge而用polarization charge,其意義就比較明確。問題還是在 free charge 的 free,所以 Griffith(1989年第二版第172頁)就說:“for want of a better name, we call free charge”,可見即使在英文裡用 free 之浮濫也已經是問題。(英譯本的)Landau 與 Lifshitz則不用 free charge,而用 extraneous charge。有趣的是 free charge 的 free 不是用來修飾 charge;有自由的不是 free charge 而是我們人!用 Purcell(1985年第二版380頁)的話來說: “[We] have some degree of control - charge can be added to or removed from an object, …. This is often called free charge.” 所以 free charge 根本不是自由的電荷,而是(我們)可以移動的電荷,故應譯為「可移電荷」。

  類似而最費解的 free,則是熱學裡的 free energy,不論是觀念、定義還是記號、算式,可說是極其紊亂,Sommerfeld(1956年)特地製表臚列各種異說,Zeemansky 早在第四版(1957年)就宣告完全揚棄徒增困擾的 free energy 一詞,而國際物理及應用物理學會(IUPAP)更建議把 Gibbs free energy 及 Helmholtz free energy 改稱為Gibbs energy (Gibbs function)及Helmholtz energy(或 Helmholtz function)。

  Free energy 是 Helmholtz(1882) 創用的,而 Gibbs 則完全不用此詞。即使此詞今後廢而不用,還是會在以前的書籍文獻裡遇到,還是有必要了解其涵義。

  依照 Planck 的轉述,為了與 free energy (freire Energie) 相呼應, Helmhotz把內能稱為 total energy (Gesammtenergie),把 total energy 扣除 free energy 之後剩下的稱為latent energy (gebundene Energie) 或 bound energy。換言之,內能分為互相對待的 free energy 與 bound energy,而所謂 free energy 是可以用來作功的能量,bound energy 則無法用來作功,因此也有人把 free energy 稱為 available energy。

  所以 free energy 的 free 與 free charge 的 free 一樣,不是用來修飾 energy,有自由的不是 free energy 而是我們人!所以 free energy 根本不是自由的能量,而是(我們)可以用以作功的能量,故應譯為「可利用能」。

  綜上所述,free 有兩種義涵,一種是「無」,另一種是「(我們有自由)可(擺佈)」,至於是「無」甚麼、「可」如何,則須因事制宜,總之不應譯為不知所云的「自由」。

  本文之撰述蒙劉源俊教授反覆檢討仔細審閱,從辭條檢選到譯名擇定貢獻極多,如「分離體」、「去都卜勒增寬光譜學」、「懸空端」、「可移電荷」、「可利用能」等,不敢掠美,特此聲明誌謝。

文中徵引之英文書籍全名如下:
John A. Wheeler, A Journey into Gravity and Spacetime, Freeman, 1990.
Linus Pauling, General Chemistry, 3rd ed., Freeman, 1970.
David, J. Griffith, Introduction to Electrodynamics, 2nd ed., Prentice-Hall, 1989.
L. D. Landau and E. M. Lifshitz, Electrodynamics of Continuous Media, 2nd ed.1984.
Edward M. Purcell, Electricity and Magnetism, 2nd ed., McGraw-Hill, 1985.
Arnold, Sommerfeld, Thermodynamics and Statistical Mechanics, Academic Press, 1956.
Mark W. Zeemansky, Heat and Thermodynamics, 4th ed., McGraw-Hill, 1957.
Max Planck, Theory of Heat, Macmillan, 1932.
Max Planck, Treatise of Thermodynamics, 3rd ed., Longmans, 1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