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說新語之八:「物理」探原

2008/09/11 – 上午 9:42

劉源俊

  「物理」一詞現今作為西文Physics一詞的譯名。但中文裡「物理」一詞是歷經一些演變的,西文physics的意義也是經過演變的,用物理來譯physics也是經過一番演變的。分別說明如次:

  中文「物」與「理」合在一起講,最早應該是在《莊子》。《莊子‧知北遊》篇提到『聖人者,原天地之美而達萬物之理。』,《莊子‧秋水》篇提到『道…,是所以語大義之方,論萬物之理。』,《莊子‧天下》篇又提到『判天地之美,析萬物之理,…,寡能備於天地之美,…。』莊周顯然不贊許分析法,而以「道」論理。

  到晉朝,楊泉有《物理論》一書(~208),可能是「物理」一詞的最早出處。該書為道家論自然之作,主張水為天地之本,且水、氣可互相轉化;今日視之,自不足為訓。《晉書‧明帝紀》(晉明帝,323-326)有『帝聰明有機斷,尤精物理。』一語;這裡所提「物理」,與近人于右任所作聯語『高懷見物理,和氣得天真。』裡的「物理」類似,只有普通意涵。

  到宋朝,朱熹(1130-1200)有「欲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窮其理也。」之語,此「即物窮理」(接近物而探究其理)一語之由來,有近代科學精神的一點影子。明朝方以智(1611-1671)受西學影響,著《物理小識》一書,有言:『考測天地之家,象數、律曆、音聲、醫藥之說,皆質之通也,皆物理 (natural science) 也。專言治教,則宰理 (social science) 也。專言通幾,則所以為物之至理 (philosophy) 也。』此處之「物」,泛指萬物。他重視「質測」(即觀察測量)。王夫之(1619-1692)亦有言:『蓋格物者,即物以窮理,唯質測為得之。』

  在西方,physics最早是亞理斯多得作品集的一篇名,蓋言「萬物之理」,泛指「自然哲學」(natural philosophy)。牛頓1687年的名著名為《自然哲學的算學原理》;在十七世紀時,今稱為物理學家的人是以「自然哲學家」自居的。

  在基督教教義中,physical與spiritual本是相對的詞,所以physics之學包含了無生物與生物,例如醫生就名為physician,到如今physical education還是指「體育」。Physiology本有兩義,一與natural philosophy同義,一指「生理學」。其後,則physics的涵義逐漸窄化。到了十八世紀,該詞已排除生物學 (biology),只涉及無生物之理,Physiology亦同時窄化為只只「生理學」。然後,化學 (chemistry) 又從其中排了出去,於是十九世紀的physics大體涵蓋力學、熱學、光學與電磁學。1840年後,Whewell提倡以新詞physicist(物理學家)描述研究力與物質的這群人。

  中國清末提倡西學,先賢於是將science譯為「格致」或「格致之學」。後來各級學堂多在格致科下設「物理學目」。換言之,當時已將physics譯為「物理學」。其後有人將physics譯為「物理」,有人沿襲日本譯為「物理學」,並不一致。今臺灣與大陸通常都用「物理學」之名,但我贊成李怡嚴的主張:在中文裡,「理」即「成理之學」之意,所以用「物理」即可,不必贅言「學」。

  綜上所述,可知中國「物理」一詞詞義的演變與西洋physics一詞若合符節。

  至於Physical science,則是現代新詞,用來涵蓋物理與化學兩科,通常用在中學課程裡。當譯為「物質科學」;有譯為「物理科學」的,是硬譯,沒真懂它的意涵。